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从禁地来_ 114 冰与火之歌【求月票订阅】-

时间:2021-04-08 14: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大橘叭小说我从禁地来 114 冰与火之歌【求月票订阅】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王抑云并不知道,他吞服下去的圣力丹,药效是有一定时间的……

    如果一早就知道,他绝对不会把话说得那么满。

    更不会满脸平淡的问:还有谁!

    体内的气机渐渐萎靡下去,方才那股磅礴膨胀的力量,更如同洪流般泄得干干净净……

    此时此刻,忧郁帅哥王抑云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

    完了……

    王抑云内心慌得一批,现在他别说去杀大圣了,可能连圣君都打不过。

    心里虽然如同万马奔腾,但常年面对险境的王抑云,有临危不乱的沉着,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冷静。

    “既然没人胆敢上前与我一战,那诸位便请回吧。”

    王抑云没有半点胆怯,反而还挺了挺胸膛,微微收腹,满脸自信,眼神平静,俯瞰着外面的诸多大圣。

    给人一种强者风范……

    再加上方才斩杀天泓皇主之威,震慑住了在场不少大圣。

    等了将近一刻钟,王抑云内心渐渐安稳了下来。

    看来自己方才出手,还是镇住了这群宵小。

    王抑云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打算抽身回去紫府圣地。

    这时……

    “我来!”

    一位面庞坚毅,漆黑眸子闪烁着淡淡战意的年轻男子站了出来,气宇轩昂,声音如同洪钟般响彻天地,周身没有半点可怕的异象和气机,却给人一种淡淡的凛然之感。

    王抑云心里一顿,目光凝视着对方,淡淡道:“我不与无名之辈交手。”

    他那张忧郁帅气的脸庞上带有淡淡不屑,打算借此拒战。

    唯独段文山和施静静,很清楚大师兄为什么说这句话。

    力竭了……

    在硬装着。

    否则以大师兄的性格,他当场就把对方的狗脑子给打出来了。

    “在下东荒玄雷圣地弟子,雷啸天。”

    身着黑衣的年轻男子,声音平淡,缓缓道:“萧林灭我圣地道统,我从东荒寻至中州,如今听闻他藏匿于紫府圣地,无论如何,我都要亲自将其手刃!”

    话说到这,雷啸天看了眼天上,轻声道:“方才天尊大人定下规矩,若打赢紫府圣地,便可入内搜查,那我便来试试。”

    王抑云面色顿时僵住了。

    别这样啊,我就开开玩笑而已,大家都是圣皇修为,何必苦苦相逼呢。

    王抑云心里叫苦不迭,这次真的糟了。

    如果他拒绝战斗的话,明眼人肯定能够看穿他的破绽。

    可按照药效后遗症消失的时间……

    起码还有一个时辰。

    而现在别人打他,可能连一刻钟都不用。

    “阁下,请。”

    雷啸天一步迈出,霎那雷霆万钧缠绕周身,异象伴生,山河失色!

    众人看见雷啸天的时候,眸中闪烁着异色。

    “雷啸天……玄雷圣地有这么一个人物?”

    “很少听说过。”

    “不过他现在已经是圣皇修为,实力强横,名声应该不低吧?”

    “这样的人物,虽然看不穿骨龄究竟多少,但不该是无名之辈……”

    外面的人低声议论,他们都有一种惊讶和奇怪的感觉。

    因为他们也只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个名字。

    可对方却是圣皇境界的实力,按道理来说,这已经值得一些大圣去重视了。

    段文山知道现在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便给白墨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上去随便挑个圣君来打一场。

    以此来混淆视听,避免大师兄的身体情况暴露。

    大师兄战败事小,可一旦让雷啸天进山搜查,那么无疑是在打紫府圣地的脸。

    当白墨正要站出来的时候,一道紫色倩影陡然飞掠而出,身段苗条,容色绝丽,气质清雅高华,美目中流露出冷漠。

    余烟萝身穿一件紫色鎏金仙甲,美丽绝艳,玲珑浮凸的身材惊艳众人,乌发轻挽玉簪束起,寒气逼人。

    手持雪剑,斜指南天。

    她可以是温婉柔和的江南才女,也可以是披甲上阵的战争女神。

    “圣君若能胜我,同样可以进山搜寻。”余烟萝美目中闪烁着杀意,声音寒冷。

    刚想迈出一步的白墨,默默缩回了脚,一脸淡定。

    既然烟萝师妹都出手了,那他也没必要再上去。

    “你只是真圣修为。”牧康微微皱眉。

    真圣修为的余烟萝,敢战圣君?

    余烟萝挥剑斩出一道锋芒,剑气如水,璀璨皎洁。

    牧康察觉到这一剑的威力时,面色微微一变,不得不直接出手抵挡,狂暴的力量与剑气硬撼在了一起。

    “嘭!”

    一声惊天巨响,牧康后退了一步,盯着余烟萝,声音低沉:“很强。”

    “她是我紫府圣地的圣女,自然强大!”白墨吹嘘道。

    龚乐瑶却看向白墨,迈出一步,清冷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便战一位圣君,就你了!”

    白墨:“???”

    我有说过我要跟你打?

    施静静一脚踢在小师弟的屁股上,轻笑道:“小师弟,她也只是一位真圣,你可别丢我丹云峰的脸。”

    “三师姐,你!”

    白墨脸色大变,我不想打架啊,我还没修炼到大圣呢,我不想跟圣境修士打架啊!

    白墨慌乱不已,或许是受巍魔皇的影响,他深知三界强者如云,如今他这位圣君已经算不上很强了。

    若想在圣境中得以生存,至少也得修炼到大圣才行。

    “轰!”

    牧康朝着余烟萝杀去,龚乐瑶则是攻向了白墨,两人出手便是杀招,没有任何废话。

    萧林灭了他们的道统,从东荒寻至中州,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杀萧林!

    雷啸天眸中精光闪烁,步步逼近,雷鸣动天。

    忽然,天上一道月辉落下,包裹住了王抑云的身体,将其消散的力量全部汇聚起来。

    “是先生在恢复我的实力!”

    王抑云抬头一看,夜幕上的皎月不停垂落下至神至圣的光辉,令得他浑身通透,舒畅不已。

    刹那间,王抑云眼中闪过一抹月华,持枪而立,笑呵呵道:“那便战吧。”

    先生也在让他出战!

    他岂能不战?

    下一刻,王抑云迈出而出,与那狂暴的雷霆碰撞在了一起!

    …………

    夜晚,月明星稀。

    皎洁的明月高挂空中。

    叮叮咚咚的琴声不断从长寿客栈之中传出,却给人一种炙热的感觉,如同深陷于火焰山之中,情绪不禁暴动起来,战意被挑起。

    这是阳帝弹奏的曲子,没有任何诗情画意,只有无尽杀伐,犹如一轮曜日悬于空中,焚烧大地,生灵涂炭。

    这,便是他的道!

    顾长天就坐在阳帝的对面,他听出了强烈的战意,还有着一股倔强的不服输精神。

    然而……

    顾长天却只是微微一笑,没有任何打断的意思,看上去十分轻松自在。

    身后的巍魔皇就没那么舒服了。

    他浑身骨骼仿佛都在惨遭烈火焚烧,剧痛无比,两排牙齿紧紧咬着,闭上双眼。

    他怕自己的双眼被这股烈火给烧没了。

    阳帝一边弹奏曲子,一边盯着顾长天,轻声问道:“阁下似乎对我这首《烈阳曲》不以为意?”

    “杀气太重,战意太浓,客官的好胜心太强了。”

    顾长天笑着说道:“琴音虽然也有杀伐之曲,但那只在战场上,如今在这小小客栈里,优雅宁静的曲子,更为合适一些。”

    话落,顾长天双手轻拨琴弦,很快便融入到了这首曲子里面,行云流水,空灵飘渺,将那股浓烈的杀伐之气给压制了下来。

    巍魔皇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内心暗道,还好有先生在此,否则他可能要被阳帝那首《烈阳曲》焚烧的形神俱灭了。

    不过,这也让作死的巍魔皇,真正感觉到帝尊的恐怖。

    一言一行,皆可镇杀长生仙尊!

    阳帝双眼充斥着一股不屈意志,弹奏的速度加快许多,更为猛烈霸道,似千军万马从曜日中奔腾杀出,勾勒出一幅战场画卷。

    顾长天闭上双眼,感受对方琴曲之中的奇妙,双手在琴弦上不停抚动,绝美乐章如清泉瀑布淌落而下,不仅浇灭了那熊熊烈火,还有千军万马。

    “叮叮叮……”

    阳帝在弹奏自己的《烈阳曲》。

    顾长天则是选择合奏进去,但却以一种绝妙之势改变阳帝的曲调方向,让这首充满铮铮杀伐之音的曲子,变得如同一汪清泉般,在月光下流淌,让人心神清宁。

    “四艺之中,诸天无人是先生对手!”

    巍魔皇有着强烈的自信。

    先生如今连阳帝的《烈阳曲》都能轻易破解,压制对方的杀气战意,不管对方怎么嗷嗷叫,依然在先生的镇压之下抬不起头来。

    客栈之中,顾长天直接改变了这首《烈阳曲》,变成如诗如画的妙境,素雅朦胧,和谐宁静,月辉更是不停自天上洒落而下,人间的飞禽禁不住发出共鸣。

    阳帝感觉到了强大压力,可他一直都在竭力破开。

    但是……

    无论他怎么挣扎,依然无法改变顾长天的曲调,反而还被对方牵着鼻子到处溜达。

    顾长天弹奏什么曲子,他就得跟着弹奏什么曲子。

    顾长天让他干嘛,他就得跑去干嘛。

    阳帝,完全从主动化为了被动,憋屈悲愤,却又没有半点法子翻身过来。

    稍微挺了挺,接着又被压下来了……

    阳帝咬着牙关,那些清泉灌入他的体内,犹如身陷寒潭般冰冷刺骨,睫毛眼眉处,都慢慢布上了寒霜。

    冷!

    刺骨的寒冷!

    阳帝本身就是一具阳刚之躯,帝身就是一团太阳真火凝聚而成,可现在却被寒霜覆盖,恐怖的寒意不停在他体内四处溜达……

    既刺激,却不大喜欢。

    巍魔皇轻轻摇头,看着渐渐被寒霜覆盖的阳帝,只感觉这个帝尊不太行。

    实力、脑子都不太行。

    先生的琴棋书画,冠绝古今,曾经更是力毙雷帝,如今区区一个阳帝就敢上门挑战,找死呢?

    还是阳帝觉得自己又行了?

    阳帝双眸看向巍魔皇,这么近的距离,他哪能感知不到对方在鄙视他?

    面对阳帝的眼神,巍魔皇立刻移开目光,看向客栈里面,不停借助蟠桃树的仙灵之气进行抵挡。

    关我鸟事……

    你被先生压成狗了,现在找我这个小小仙尊出气?

    巍魔皇当做什么都没看到,现在的阳帝对他来说压根没有半点威胁,因为对方正疲于对付先生呢。

    顾长天仿佛忘记自己是在跟人比琴,沉浸在妙境之中。

    他头一次觉得,原来通过改编他人的曲调,还能创作出一首这么惊艳的曲子。

    阳帝也感觉到自己的《烈阳曲》,现在已经成为对方的创作灵感,面色一变的同时,震碎了那些寒霜,幽幽道:

    “阁下,你真打算不当人了?”

    改编他的曲子,那以后别人议论起顾长天这首曲子时,只会说……

    你听,这是顾长天通过改编阳帝的《烈阳曲》而成的曲子,比《烈阳曲》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这样一来,阳帝完全变成顾长天脚下的垫脚石。

    哪个帝尊能受得了这般羞辱啊?

    阳帝咬牙切齿,却知道自己奈何不了对方,只能通过言语来让顾长天放手了。

    他,认栽了!

    顾长天心底里却是不屑,你特么都打上门来了,老子还跟你客客气气的?

    想打架?

    行,我有上将军小巍,足以虐你千百遍!

    “文化的友好交流才能促进人类的精神进步,客官格局太小,也太片面了。”

    顾长天并没有让小巍上去干他,而是满脸笑呵呵道:“我若能从你的曲子上升华改进,对你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进步?

    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才能取他人长处来补足自身,这样方能在艺术道路上越走越远啊。”

    说到后面,顾长天忍不住轻叹一声。

    莫名感觉自己有些伟大啊……

    他这么做,也是在提升修仙界的文化水平。

    也不知道有没有功德加身。

    阳帝听完这番话,差点没气得一口老血喷出来。

    你听听你听听,这是人言否?

    但是……

    阳帝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却又觉得顾长天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顾长天能够改编升华他的《烈阳曲》,这不就代表他还有提升的空间吗?

    若无提升空间,自己未来岂不是仙帝无望?

    那还修行个屁啊!

    渐渐地……

    阳帝开始仔细聆听顾长天所弹奏的新曲子,身陷其中,忽然感觉帝道明朗,忽然又感觉前路迷雾重重,无法破开继续前行。

    “那片迷雾,便是封闭起来的仙帝之路!”

    阳帝闭上双眼,脸色却是异常严肃,恨不得一拳摧散迷雾。

    可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做,那片迷雾都不是他能轻易摧散的。

    “他能助我看见仙帝之路,恐怕是当年他自己对道的领悟,也是亲身体验过仙帝之路上的无穷奥妙,方能让我所见。”

    阳帝心里暗暗想着,觉得顾长天此举无比伟大。

    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开天时期的亘古年间。

    那时候,仙帝们时常讲道,给先天生灵解开大道之惑,福泽诸天。

    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和平年代,没有任何纷争,也没有任何的大道之争。

    那时候……

    却永远都回不去了。

    阳帝叹息一声,脸上带有淡淡的惆怅和唏嘘,如果真能回到以前那个和平年代,他又何曾不想呢?

    量劫来临,大家所做的事情,都只是为了求生罢了。

    “阁下之心胸阔达,我即便穷极一生去修行,都难以与你比肩分毫。”阳帝感慨一声。

    我心胸不阔达,紫月姑娘的那才是阔达……

    顾长天心里默默想着,脸上却不动声色,他感觉对方是在说好听的话,瓦解自己对这首曲子的改编完成。

    “哪里,大家都是相互交流,促进人类文明进步而已。”顾长天故作谦逊道。

    他来自现代,所学习到的东西自然不是古人可以媲美。

    他唯一的长处优势,便是在这上面……

    毕竟数理化这种东西,古人怎么接触?

    “阁下大义……”

    阳帝又感慨了一声。

    难怪顾长天可以斩杀雷帝,又能震退蛮不讲理的始帝。

    不仅仅是实力上面强大,就连心境方面,顾长天都比诸多帝尊懂得取舍,并且看开。

    想要成为帝尊,单纯靠修行是不够的。

    真正的一界帝尊,几乎都是有功于生灵。

    或开辟新道,或功德加身,或福泽苍生……

    顾长天权当没有听见,继续沉浸在改遍曲子上面。

    这首曲子……

    也是他在修仙界里,第一次改编的曲子。

    “叮叮咚咚……”

    琴音绵长不断,如烈日灼烧大地,又如海上升起明月,紫虚城上百鸟不愿离去,时不时的发出共鸣之音,盘旋飞舞。

    原本一首杀伐战意之曲,经过顾长天的改编之后,不仅满含铮铮之音,还有让人心神清宁的一面。

    冰与火的交融。

    就连顾长天也感觉到了。

    阳帝闭眼聆听,琴音悦耳,听着那绝美的乐章,仿佛回到了亘古年间,感叹连连,心里只有无尽的佩服。

    良久,曲终。

    阳帝也睁开双眼,起身朝着顾长天拱手作揖,礼数尊敬。

    顾长天同样起身回礼,表示自己对阳帝的感谢。

    若无这首《烈阳曲》,他也创作不出这么一首绝美乐章。

    “阁下,此曲何名?”阳帝问道。

    既然这首曲子已经被顾长天改编了,那么就应该有个新的名字。

    顾长天沉思良久,缓缓道:

    “冰与火之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