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世子很凶_ 第十三章 彩烟阁-

时间:2021-01-13 23: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关关公子小说世子很凶 第十三章 彩烟阁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时间未到正午,还不是喝酒狎妓的时候,不过有档次的青楼主业也不是皮肉生意,像是位于沿山街核心地段的彩烟阁,就是给权贵阶级游玩的场合,来这里的人也不图那半点朱唇。

    走进彩烟阁后,入眼并没有莺莺燕燕,环境颇为雅致,大厅内空旷幽静,珠帘后传出袅袅琴音。

    青楼的老鸨儿显然听到了萧庭的呼唤声,常年和豪门贵子打交道,自是晓得最近谁来了淮南。连忙上前迎接,欠身一礼:

    “奴家拜见小王爷,萧公子今日做东,未曾告知奴家小王爷会莅临,招待不周还请恕罪,小王爷楼上请。”

    许不令在老鸨儿的带领下上了楼梯,走过窗口之时听到了远处的嘈杂声,转眼看去,便瞧见楚楚姑娘颇为潇洒的拦下发疯的马车。

    “这丫头……”

    许不令稍微打量一眼后,便移开了目光。

    来到彩烟阁的三楼,老鸨儿打开了一扇房门。

    房间内熏香缭绕,茶台、棋案、书案等一应俱全,两个招牌的花魁坐在珠帘后抚琴,五个年轻人都面向过来,抬手行礼:

    “参见世子。”

    五个人中,除开萧庭和那个气度不凡的世家子,另外三个应该身份要低一些,站在书案后表情稍显拘谨,案台上还放着几张诗稿。

    萧庭在长安就喜欢交朋友,此时颇为热络走到许不令身边,手持折扇呵呵笑道:

    “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在长安的时候,我和许不令是同窗,那可是穿一条裤子,一起买过诗,还曾联手破了白马庄的大案,连当今圣上都对我俩青睐有加……”

    许不令随意扫了眼,也没摆世子架子,抬手回了个书生礼:

    “萧庭,别光说我,介绍一下。”

    “哦对。”萧庭这才想起来,带着许不令在窗户旁的榻上坐下,指着珠帘后的一个美人:

    “这位是花烛姑娘,人称‘肉团子’,还是雏儿……”

    “噗——”

    四个年轻公子本来举止有礼,此时实在憋不住,嗤笑出声。

    坐在珠帘后的两个青楼花魁,羞怯的嗔了一眼,目光扫过许不令的面容,又稍微呆了下,看来没想到这位藩王世子长这么俊。

    萧庭眼睛可很尖儿,当下又嬉笑道:“花烛姑娘,许公子可是昭鸿八魁里面唯一的男人,人称‘昭鸿一美’,长安城多少公主郡主想见一面都没机会,今天我把他带来,你不表示一下?”

    “妾身自是想表示,就怕世子爷瞧不上……”

    许不令有些无可奈何,没有搭理和美人拉家常的萧庭,抬眼看向了对面的华服公子。

    华服公子面向不到三十,见萧庭不介绍,自己抬了抬手:

    “杭州王瑞阳,家父王邹寅,久闻世子大名,实在幸会。”

    “原来是王公子。”

    许不令微微颔首,以前听说过王邹寅。大玥门阀望族挺多,江南这边除开萧陆两家,也有其他的。

    杭州王氏在前朝大齐的时候,出过好几个宰相、皇后,地位之显赫不下于现在的五大姓。

    甲子前破长安的时候,大齐的皇后便姓王,也有太子。这层关系在,王氏肯定力保大齐,后来大齐战败,自然而然就被宋氏排挤了。

    不过门阀世家论血脉传承能数到周朝,一时被国君排挤是常有的事儿,能像淮南萧氏这样眼光毒辣,朝代更替三次都屹立不倒的家族,终究是少数。只要家族底蕴尚在,迟早能东山再起。

    杭州王氏现任的家主便是王邹寅,这个王瑞阳能和萧庭一起喝花酒,应该是家中嫡子,地位还是很高的。

    王瑞阳不卑不亢,谈吐十分有礼,转眼看向了房间里的三个年轻人:

    “这几位是在下的同窗,皆是江南颇负盛名的大才子,过几日金陵那边有场诗会,我和萧兄过去凑热闹,特地把他们请来给参谋一二。”

    许不令听见这话,算是明白这几个人在做什么了——说是参谋,不就是找了几个大才子过来买诗。

    对于这种事,许不令也没什么反感,轻笑了下。

    三个年轻人抬手一礼,其中一个家室应该极好,开口接话道:

    “许世子太极殿上的三首诗词,在江南无人不知,我等班门弄斧之辈,实在当不起才子一称。”

    萧庭才想起这茬,坐了回来一拍脑门:“对呀,许不令,你诗词写的不错,来两首震耳欲聋的借我用用,只要我在诗会上出了名,姑姑的事儿包在我身上。”

    听见这个,屋里的两位花魁都把目光投了过来,显然是听过那首《风住尘香花已尽》,方才光注意容貌,都忘了这位世子爷还是个深藏不露的大才子。

    许不令只有在哄宝宝的时候抄诗,对于这几个糙汉子没什么兴趣,摇头道:

    “我一介武夫,对诗词一窍不通,那些都是从别处看来的。”

    萧庭满眼赞赏:“够坦诚,不愧是我萧庭的同窗,不过你那些诗词到底是从哪儿抄的?我打听了好久都没找到出处……”

    许不令懒得搭理。

    王瑞阳见许不令不喜欢聊诗词,没有在这上面多说,拿起茶壶给许不令倒了杯茶,又给萧庭倒了一杯,转而道:

    “许公子文武全才,武学上的造诣比诗词高出太多,不屑于此道理所当然。太极殿前和北齐使臣舍命一搏,光是听人讲起便觉得热血沸腾……”

    旁边的书生点头道:“文能提笔、武能提刀方为真男儿,我们这些只会笔墨功夫的,实在望尘莫及……”

    两个花魁闻言也是暗送秋波,眼中的惊叹神色不加掩饰。

    几个人语气亲和表情真诚,说的也都是实话,话语中的吹捧很容易让人飘飘然。

    只是许不令瞧见王瑞阳倒茶的动作,心底觉的有点不对劲。

    桌面礼仪这个东西就不细讲了,倒茶和敬酒同理,先后顺序只是个小细节,在这世道却不能搞错。

    许不令是萧庭请过来的,现在这场合东家也是萧庭。

    论起地位,许不令和萧庭区别真不大,光是当朝宰相嫡子就可以和他平起平坐了,更不用说萧家千年传承。

    这里是淮南萧氏的地盘,在萧庭做东的情况下,除非来的是宋氏皇族,不然王瑞阳都该先给萧庭倒茶。

    虽然萧庭性子大大咧咧不会在意,但王瑞阳出身门阀大族,待人接物不可能搞不懂主次,除非是刻意恭维他……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