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AWM[绝地求生]_ 88.番外-

时间:2020-12-18 12:1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漫漫何其多小说AWM[绝地求生] 88.番外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祁醉怕于炀脸皮薄不好意思,晚上睡着前定了个七点钟的闹钟,准备早上趁着祁父祁母没起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回自己房间里,假装无事发生。

    毕竟夜闯童养媳房间偷|情这种事,不太适合让长辈知道。

    定闹钟的时候于炀还没睡着,他又困又累,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看了一眼祁醉的手机后迟疑道:“太早了吧……再过几个小时就七点了,不然你现在回去吧。”

    “不。”祁醉定好闹钟把手机丢到一边,笑道,“完事儿就走,真成了偷情了?没事,明天他们白天都有事,不在家陪咱们了,我白天再补觉就行。”

    祁醉垂眸看着已经彻底没力气的于炀笑了笑,“还有精神管我?刚谁说不行了的?”

    于炀脸颊还潮红着,闻言表情有点不自然。

    祁醉看着于炀心里痒痒的,实在想不明白,这么容易害臊的一个人,为什么在床上那么放得开,做什么都配合,问什么都回应。

    祁醉着急趁着于炀没睡着再占点便宜,抬手关了灯,躺下把于炀扯进了自己怀里。

    一夜无话,几个小时后,祁醉的闹钟响了。

    祁醉飞快按下闹钟。

    于炀眉头微微皱了下,祁醉把人搂在自己怀里揉了揉,等于炀又沉沉睡去后,轻手轻脚起了身。

    北京时间,早上七点钟。

    这是祁醉和于炀这两个网瘾少年能想象的最励志又催泪的早起时间了。

    祁醉动作尽量轻的出了于炀的房间,缓慢又小心的关上了房门,松了一口气转身正准备去走廊另一端时,和已经化好精致妆容换好小西装的祁母撞了个对脸。

    祁母已经吃过早餐了,她正坐在走廊间里等司机,淡淡的扫了祁醉一眼,继续补口红。

    气氛稍微有那么一点尴尬。

    祁母把口红放回自己手包里,好心道:“你为什么不再晚出来十分钟呢?晚十分钟,我跟你爸爸就都已经走了,就不会知道你昨天臭不要脸的钻人家屋子里去了。”

    “你俩有必要这么拼么?”祁醉倚在走廊上,彻底服气,“这特么刚七点钟……”

    “我们成功人士都是这样的。”祁母手机震了下,司机来了,她起身,“没事也看一看国内三线杂志喝点鸡汤了解一下你爸妈的作息……晚上带炀炀出去吃,走了。”

    祁醉悻悻的答应着,转头往回走。

    祁母蹙眉:“你去哪儿?”

    “都让你看见了我还装什么。”祁醉坦诚道,“回去抱着他睡回笼觉啊。”

    纵然知道自己儿子是个什么东西,祁母还是被气的翻了个白眼。

    祁母拎着手包下楼,祁醉转头回于炀房间。

    中午十二点,祁醉和于炀彻底睡醒,起床洗漱。

    于炀并不知道早上的事,回想昨天跟祁醉的“偷情”,还有点隐秘的开心。

    祁母提前很多天就详细的问过祁醉,了解过于炀的喜好和习惯,所以走之前特意嘱咐了家里的阿姨午饭尽量多做,免得人家小孩子第一次来家里不好意思,吃不饱。

    家里阿姨也很卖力气,收拾了满满一大桌饭菜,于炀一度误以为祁醉父母会回来一起吃。

    “就咱俩了。”祁醉拉着于炀坐下,“他俩晚上能按时跟咱们吃饭就不错……吃饭。”

    家长不在,俩人都自在了许多,于炀照例一个人吃了两人的量,祁醉太久没好好吃家里饭了,也吃了不少,饭后阿姨又殷勤的给切了满满一大盘的水果,祁醉实在吃不下了,端着果盘拉着于炀去了自己房间。

    “困就再睡会儿,想玩电脑……开机密码你游戏id。”祁醉捏了下于炀下巴,坐下来,“沾你光了,我平时回家我妈妈可从来不让人这么给我准备吃的。”

    于炀笑了下,小声道,“阿姨人好……昨晚送我去房间,还问我衣服鞋子的尺码,说下月去香港,要给我买衣服。”

    “买吧,她眼光好。”祁醉侧头看于炀,“真不困?”

    于炀摇摇头,他坐在祁醉电脑前,拿起一本相册,抬头,“这也是你相册?能看么?”

    “这有什么不能的。”祁醉笑笑,“我妈昨天给你看的那本是我更小时候的,这本是我上了高中以后的,长大了拍照少了,有些是我爸爸从网上截下来自己拿去洗的,不是入学照就是获奖照,没什么意思。”

    跟祁醉有关的,于炀都觉得有意思。

    于炀从第一页开始慢慢翻,祁醉使坏,自己坐在地毯上,轻轻捏于炀的脚踝。

    于炀垂眸看了他一眼,耳朵有点红。

    祁醉捏的地方,是他昨晚反复亲吻过的。

    于炀不自在的把腿往回收,祁醉直接把人也拉到地上来,两人一起坐在地板上看相册。

    祁醉扯了个靠垫来让于炀坐着,自己在于炀身后搂着他,一一给他讲解。

    “这是高一军训的时候拍的,我说不拍……头发剃的那么短,跟少该所里出来的似得,我爸爸不同意,非要留个纪念。”

    “这是高二上半学期拍的,暑假的时候,我参加一个什么玩意儿夏令营,好像是教人编小程序的,不过后来被轰回来了……因为不好好学,整天用人家高配的电脑打游戏。”

    于炀忍笑。

    “这是高二下半学期拍的。”祁醉感觉到于炀在笑,侧头在他脸上亲了下,继续道,“过生日……没什么意思。”

    祁醉翻一页讲一页,尽量捡着好玩的事跟于炀说,于炀听的认认真真。

    翻到最后一页,祁醉意外一笑:“居然还有这张。”

    最后一页的照片像素显然低了许多,照片里,少年祁醉戴着耳机坐在一台电脑后,专注的看着显示器。

    于炀眸子一亮,他顿了下,轻声道:“这是……什么时候?”

    “这会儿我已经打职业了,应该是……在北方吧?”祁醉仔细分辨了下,点头,“穿这么多,应该是在北方城市,那会儿条件都不行,这是在网吧打线下赛。”

    于炀嘴唇动了下。

    “我爸从网上下载的吧?”祁醉把照片抽了出来,看了一眼照片背面的日期,点头,“是那次,当时拿了个第一。”

    于炀接过照片,目光复杂的看了好一会儿。

    祁醉咬于炀的耳朵,“我那会儿帅不帅?”

    于炀笑了下,点点头。

    祁醉手机响了,他起身接电话,于炀自己拿着那张照片,安静的看了半晌。

    于炀仔细又仔细的回忆了下,还是记不起来自己那会儿是不是见过祁醉。

    他当时太小了,虽每天吃睡在这家网吧,但没那么多闲心关注其他的人和事。

    可能见过,也可能没有。

    真的没印象了。

    于炀摩挲着照片,不自觉的想起自己初离家后的种种,过了好一会儿于炀突然意识到,他往日每每回想起幼年经历时的那股愤懑感已经没有了。

    回想自己被继父家暴的情景,情绪也没什么起伏。

    过往晦暗记忆似乎已经定格成了照片,安安静静的摆在那,已经不能再引起于炀心中的一丝痛处了。

    于炀出神片刻,把照片好好的放了回去。

    曾经以为会纠缠他一辈子的那个噩梦,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消散了。

    “我妈的电话。”祁醉挂了电话,“问咱俩午饭吃了没……还看着呢?”

    于炀把相册放回原处,“看好了。”

    “队长……”

    于炀牵住祁醉的手,不太好意思的主动亲吻祁醉。

    祁醉含笑看着于炀,“这怎么了?说吧……哪张照片刺激的你这么主动,我找出来复印一百张。”

    于炀轻轻舔了舔祁醉的嘴唇,低声道:“没、就是……想亲你。”

    祁醉一眼看出于炀有话没说,但并未戳破。

    虽在热恋中,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并没有义务把自己每一次的情绪波动都如实汇报给恋人。

    保留彼此适当的**,偶尔装一下糊涂,还是有必要的。

    不然……

    祁醉温柔的看着于炀,晚上又能拿什么来做威胁,逼于炀这样再那样呢?

    单纯的炀神没有分毫警觉,在被询问晚上是不是还能趁着祁父祁母睡熟后夜袭的时候,居然还点了头。

    炀神还是年轻。

    晚上,祁母给祁醉打了电话,给他说了家私家菜的地址,让他带着于炀出来。

    一家四口在外面吃的晚饭。

    “又这么晚了。”回家后祁母看看时间摇头,“吃饭聊太久了……早点休息吧?”

    祁母是对着于炀说的,于炀忙点头,相处了两天,祁母和他说话已熟稔了不少,“虽然在休假,也别睡太晚了,睡前不要总看手机。”

    于炀笑着点头。

    祁父也唠叨了几句,跟着祁母上楼去了。

    各回各屋。

    祁醉在自己房间冲了个凉以后就出来了,祁母刚卸了妆,敷着面膜出来取东西,正撞见了捏着钥匙准备去偷情的亲儿子。

    祁醉这次连尴尬都不尴尬了。

    祁母闭眼装瞎,只当自己没这个儿子。

    祁醉当着祁母的面拧开了于炀房间的门锁,明目张胆的走了进去。

    于炀正在冲澡,一会儿要穿的干净内裤和睡衣被他不设防的放在了小浴室外的衣架上。

    祁醉倚在衣架旁边,把睡衣和内裤拿了起来,忍笑等待。

    一刻钟后,于炀为了这两件衣服,最终还是通红着脸把照片里的“秘密”说了。

    祁醉一口咬定自己和于炀在那会儿一定见过面,硬生生把两人认识的时间拉前了几年。

    “你看咱俩多有缘。”祁醉只把睡衣还给于炀了,内裤还在他裤子口袋里装着,他把人挤在墙角,商量,“将来有人问咱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就定在那会儿,行吗?”

    “……”于炀艰难道,“没人想问这个……”

    “怎么没人想问?”祁醉顿了下,从善如流,“就算没人好奇又怎么了?山不就我我就山,我跟他们说就完事儿了……”

    于炀脑子里全是自己的内裤,祁醉说什么他都跟着点头。

    “敷衍……”祁醉不太满意,“你怎么只想着自己呢?你只是少条内裤穿,非洲的小朋友们,可能连睡衣都没有,你想过吗?”

    于炀崩溃。

    于炀主动搂住了祁醉,难耐的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小狼狗。”祁醉轻笑,“这次就算了……下回有真事儿,咱们不玩瞒着的啊,行不行?”

    于炀怔了下。

    祁醉偏头亲于炀,低声道:“都是见过家长的关系了,彼此不瞒事儿,是不是应该的?”

    于炀把脸埋在了祁醉肩膀上,轻轻点了点头。

    已经见过家长,已经是一家人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