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AWM[绝地求生]_ 59.第五十九章-

时间:2020-12-18 17:2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漫漫何其多小说AWM[绝地求生] 59.第五十九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去年……三个月……北美……

    于炀喉咙口突然哽了一下。

    那是他俩刚分手的时候。

    “我……”于炀脸上笑意淡去,他声音发哑,“我以为……”

    祁醉低声一笑:“以为我那会儿根本没把你当回事,是吗?”

    于炀没说话,刚分手那会儿,于炀确实是这么想的。

    祁醉走了半年,于炀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祁醉离开的匆匆,又在于炀犯病的时候说的分手,于炀用了很长时间才把那天的细节回忆清楚,他太迟钝,又不确定祁醉是什么意思,祁醉走后几天,于炀甚至费尽心思的重新联系祁醉,社交软件联系方式已经被拉黑了,他就给祁醉发短信息,尴尬又局促的问祁醉:你在做什么?

    祁醉当时手机里只插着美国的流量卡,于炀发给他的消息,如石沉大海。

    火焰杯集训时期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不方便私下见面,于炀不适应,祁醉又顾忌着别人黑于炀靠自己拿名次,偶尔联系,都是靠手机。

    祁醉那会儿跟于炀开过玩笑,问于炀能不能给自己发张照片,衣服别穿太整齐的。

    祁醉只是在逗于炀,那话是半开玩笑说的,于炀又害臊,自然就不了了之了。

    于炀发了短消息后等了好几天,没收到祁醉的回复,又干巴巴的,想起祁醉以前调戏自己的话,给祁醉发了一张自己的半|□□片。

    他想让祁醉高兴。

    那会儿的时候,于炀还以为祁醉只是再跟自己冷战。

    又过了一个月,于炀在电竞新闻里看到,祁醉带队出征北美,已经走了半月多了。

    HOG当时已打出了成绩,采访版面不少,祁醉在北美也有不少女粉,有个电竞记者替粉丝们问祁醉是不是单身,祁醉说是。

    祁醉说是,所以于炀短暂又甜蜜的初恋结束了。

    又过了很久于炀才明白过来,祁醉以为自己骗了他,是在装gay从他那骗好处。

    所以他想尽办法进HOG,HOG门槛太高,他又没有人脉,后来甚至去跟俞浅兮做交易……

    “我以为……”于炀停顿了下,眼眶红了,他深呼吸了下,“我以为……你挺快就把那事儿忘了。”

    于炀没法想象,远在北美的祁醉,默默憋了三个月火气的祁醉,在看到个三分像他的玩偶时还会失态。

    祁醉无奈:“我就知道你这么想的……”

    “所以故意跟你说这个,想让你知道……”祁醉抬眸看着于炀,轻声道,“我比你想的还要喜欢你。”

    “不过还是我混账了。”祁醉失笑,“早知道……该更有耐心一点的。”

    要不是于炀舍下面子冒着被祁醉报复的危险签来HOG,祁醉不敢想自己要错过什么。

    于炀闷声道:“跟你没关系。”

    “哭了?”祁醉侧过头看于炀,笑道,“我一开始是真的想说笑话让你高兴的,不知道怎么的……”

    “没有。”于炀抬眸,清了清嗓子,“我就是……想你。”

    祁醉心里暖暖的,让于炀知晓自己心意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祁醉不想让于炀沉湎旧事,轻松道,“那我继续说?还想听吗?”

    于炀低头给祁醉剥虾,使劲儿点头。

    跟祁醉有关的事他都想听。

    “我不承认那是我要弄回来的,贺小旭要跟我拼命,那个玩意儿花了他不少钱,最重要的……他们几个人在雪地里运了那么久。”祁醉不忍回忆,硬着头皮继续道,“卜那那说……抗担架的时候抗出感情来了,说什么也不能扔下它,要运回来。”

    “我就不明白了!他们既然能借来担架。”祁醉怒其不争,“怎么就不能借个轮椅呢?”

    于炀:“……”

    “哪怕是让那个玩偶站在轮椅上呢?大家齐心协力的扶着,推回去不是更方便点儿?”祁醉无奈,“反正不管怎么样吧,他们说什么也要把那个东西运回去,说那已经是HOG的一份子了,纯铜的……你知道花了多少托运费么……”

    于炀尽力忍着,刚刚才相互说了情话,这会儿绝对不能笑出来……

    “他们把那东西包的跟木乃伊似得,进出海关的时候,被查了好几次,中间还被扣了几天,要查查我是不是偷运文物。”祁醉闹心道,“反正最后终于运回来了……让我给我妈送去了。”

    凭着于炀对祁母的那一点了解,于炀不觉得祁母会喜欢那个东西。

    于炀尴尬:“阿姨……”

    祁醉轻松道:“我跟她说,那是给她买的土特产。”

    于炀有点窒息。

    “我妈当时就要扔出去,被我爸爸拦住了,现在放家里地下室里,跟我爸爸那一堆藏品在一起。”祁醉看向于炀,“哪天跟我回家的时候,我带你看看?”

    于炀愣愣的点头,显然已经被祁醉哄骗着答应了前面的前置条件:跟我回家。

    祁醉满意了。

    “你俩做什么呢?”soso过来拿酒,看看两人,不只是嫉妒还是什么,“别人是来聚会的,你俩是来谈恋爱的?”

    祁醉懒懒道:“是啊……在基地没时间,还有教练经理盯着,在外面多好。”

    “浪的你。”soso上下看看于炀,恨不得把人抢过来,“哎!Youth,你俩,哪天要是分了……”

    祁醉表情自然的端起可乐泼soso,soso忙躲了,赔了个罪坐下来道,“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我听别人说的……盼着你俩哪天分了,然后把Youth签走。”

    soso看向于炀:“知道你现在多抢手么?海啸solo已经算是顶尖的了,你今天对枪把他对输了……现在国内solo的话,你应该最强了吧?”

    于炀摇了摇头。

    soso挑眉:“小朋友还很谦虚,不错,我就喜……”

    “我比不上队长。”于炀平静道,“别人的话确实不怕。”

    祁醉笑了。

    “操!”

    侍应生又送小龙虾进来了,soso端了两盘坐过来,一边剥一边道,“知道NCNC吧?”

    于炀隐约听说过这个名字,但又想不起来是什么了。

    祁醉给他解释:“外地的俱乐部,规模不大,俞浅兮就是去的那。”

    “屁规模不大。”soso冷笑,“已经凉了,你没发现今天这么多战队来比赛,他们都没到吗?”

    “已经解散了。”

    于炀微微皱眉。

    “成绩不行?”于炀问道,“还是没人赞助了?”

    soso摇头:“本来就没赞助,单纯靠他们老板纯砸钱养着的,想着哪天出了成绩赚点钱,但半年了,一个水花都出不来,正巧有别的俱乐部看上他们战队的一个人,撬走了,然后就直接散了。”

    HOG最近压力大,于炀听到这个心里有点发闷。

    祁醉沉默片刻,“俞浅兮呢?撬的他?”

    “哪儿啊?”soso嘲讽道,“他进了NCNC以后状态根本不行,NCNC一开始还捧他,但那个小俱乐部……你懂,条件不行,工资不行,福利不行,氛围不行……总之什么都不行,在你们那少爷团里养过的人,突然去了那,根本受不了……他状态不行,打的还不如NCNC原战队的一个人呢。”

    “解散了一星期了吧?”soso满不在乎道,“我们本来还想着去捡个漏,看看有什么可分瓜的人,除了那个被撬走的,还有一个不错,被TGC抢去扩充二队了,俞浅兮……没人要,据说是去做直播了。”

    于炀皱眉:“做直播?只做直播?”

    soso点头:“是啊,只做直播,娱乐娱乐水友,人气高了签个高价的合同,积累粉丝后开个淘宝店卖点什么东西……现在不少人都是退役做直播反而赚的更多呢,不过……”

    不过,那和竞技二字已没有任何关系了。

    soso物伤其类,喝了半杯啤酒,脸色有点沉,他半晌起身,舌头有点大:“不多说了,总之……加油吧,都不容易。”

    祁醉难得的没损他,于炀抬手和soso对了一下拳,顺便约了明天跟骑士团的练习赛。

    soso咋舌:“你是多拼,今天刚打完比赛明天又约练习赛……”

    soso走远了,于炀小声跟祁醉道:“我们不会解散的。”

    祁醉笑笑,“对,我们有你。”

    于炀看着soso踉跄的背影,轻声道:“骑士团也不会。”

    祁醉愣了下,点头。

    回基地的路上,于炀在车上睡着了。

    他太累了。

    其他人大着舌头,乱七八糟的念叨着别人听不懂的话,辛巴抱着卜那那的胳膊,一顿慷慨激扬的表态,卜那那困的晕头转向的,身子一歪,差点把辛巴挤到座位底下去。

    祁醉和于炀坐在最后一排,祁醉轻轻搂了一下于炀的胳膊,于炀就倚在祁醉肩膀上了。

    祁醉满意了,拿起手机,看到了几条未读消息。

    贺小旭:成绩我看到了,告诉大家,尽力就好。

    贺小旭:操了,新赞助没谈下来。

    贺小旭:早点回来,别浪太晚,特别是Youth,盯着他一点,少让他喝酒。

    贺小旭:祁醉,我跟你说个事儿,你暂时别告诉别人。

    祁醉打字:什么事?

    贺小旭那边马上回复了过来:出事了……先别乱了军心,我今天跟老板说赞助商的事,我感觉……他那语气不对。

    贺小旭:我怀疑他可能要把俱乐部卖了,听他的意思,可能还很快。

    贺小旭:怎么办?我是真慌了。

    祁醉闭上眼,彻底放松了下来。

    祁醉:太好了。

    蹲守在基地等着队员们回来的贺小旭:“……”

    贺小旭以为祁醉受刺激太大已经疯了,嘤出了声,抹着眼泪打字:你别这样!想开点啊。

    贺小旭流连忘返的抚摸着基地一楼的每一件家具,哭的肝肠寸断,一边哭一边打字:我不知道新老板还愿意不愿意要我这个经理,也不知道他还愿不愿意花这么多钱养你这个残废,还不知道他会不会嫌弃吃饭多的那那,更不知道会不会把可怜的辛巴一脚踹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废物!!!

    贺小旭抽噎的喘不上气来:我们这两天先别训练了吧?做点以前想做没做的事……你有什么遗憾的吗?有没有?在我还在的时候,我满足你!有我贺小旭在一天,我就不会让你们吃苦!

    车上的祁醉:“……”

    祁醉打字:那什么……

    祁醉:我其实,一直想玩玩咱们战队的官博。

    一向防祁醉像防狼一样的贺小旭大声恸哭,打字:我满足你!我一会儿发你官博的账号和密码!呜呜呜呜……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