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AWM[绝地求生]_ 4.第四章-

时间:2020-12-18 14:4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漫漫何其多小说AWM[绝地求生] 4.第四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祁醉话音落地,随手点开了直播助手,他直播间这会儿已经八百多万人气了,弹幕刷的飞快,果不其然的要爆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什么情况?!!!!!!!】

    【这个Youth就是我知道的小炀神吗?是吗是吗?他进HOG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HOG果然是看颜值来签人的吗?】

    【啊啊啊啊啊啊德国小哥哥为什么这么问?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Youth是谁?他为什么会喜欢祁神?】

    【哎不是,虽然我只学过半年德语,但我怎么觉得祁神刚才的翻译有点怪?】

    【听不懂,但我老公说德语好好听!】

    【哈哈哈哈哈祁醉你这个老流氓你真以为没人听得懂吗?论坛见哈哈哈哈哈。】

    【祁神今天怎么了啊啊啊啊啊啊报警了他在撩我!!!】

    【听懂了的人表示要疯了,我的祁,是你飘了还是我的德专八拿不动刀了?】

    看直播的人这么多,总有会德语的,更别提祁醉每次直播都有屏录,就算现在大家不知道怎么回事,过后经人翻译也会知道的。

    祁醉常年被带节奏,并不在意,于炀现在听不懂就行了。

    于炀确实没听懂,他甚至分辨不出来那个外国人说的是英语还是德语。

    一楼训练室,于炀指尖发凉,胸口砰砰跳个不停。

    游戏界面里,Youth像个刚玩游戏的菜鸡似得,暴露在窗户口上,呆呆的一动不动。

    他能怎么说?

    说实话,那祁醉下一句会不会问:你是不是犯贱上瘾,还想用一个套路让我在HOG继续照顾你?

    “你没必要勉强自己跟我玩这个。”

    这是一年前祁醉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祁醉走之后,于炀费力的恢复了手机数据,找到了祁醉的联系方式。

    他也试着联系过祁醉,但消息石沉大海。

    过了多半年于炀才反应过来,联系上祁醉也没用,上次的事他根本就解释不清楚。

    于炀紧咬着牙,他现在要是说假话……

    三楼训练室,祁醉关了弹幕提示,切回游戏界面……于炀游戏id旁边的小喇嘛始终没亮起。

    直播间里,弹幕重重叠叠已经满屏了,游戏界面里面却鸦雀无声。

    游戏里,安全区已经开始缩小了,德国小哥似乎也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他试探着又问道:“Wohin gehen wir”(我们去哪儿啊?)

    祁醉怔了片刻,扯回键盘:“我德语一般,大概没翻译对,他说的是……”

    “喜欢。”

    游戏界面,HOG-Youth后的小喇叭闪了一下。

    一楼训练室,于炀眼眶发红,他低头扔了几个多余的配件,把倍镜装上,开镜架枪看着窗外,等着祁醉的冷嘲热讽。

    来HOG青训,于炀早就做好准备了。

    他听人说过,PUBG战队这边是祁醉的一言堂,他进HOG,就已经做好了被祁醉整治的准备。

    他并不怕祁醉欺负他。

    于炀嘴唇微微发颤,他梗着脖子,又沉声重复了一遍:“喜欢。”

    说完侧过脸,把脸在自己肩膀上飞速的蹭了下。

    【我的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我去这是我第一次听见Youth的声音,这小狼狗的声音我喜欢!】

    【这是什么情况啊?!】

    【HOG今天内部聚餐了?都喝大了吧?】

    【淡定吧,玩PUBG的谁不喜欢祁神?你们在激动什么?】

    【啊啊啊啊我不活了有生之年啊啊啊啊天知道我从火焰杯就萌这两个人了!有没有人知道祁醉当年指导过Youth?】

    三楼训练室,祁醉的嘴角一点一点,慢慢地挑了起来。

    祁醉咳了下,抬手扶了一下耳机,打开地图标了个红点,音调里不自觉带了点笑意:“Dort, das rote Zeichen.”(这,红色标志区域。)

    德国小哥答应着,另一个始终没开麦的队友找了车过来接上三人,四人上车跑毒,一路开到祁醉标记的安全区的房区里才开始分配装备。

    祁醉自然而然还是拿了把大狙,祁醉预判的位置极佳,第二个圈还是刷在了这里,几人不需跑毒,继续蹲守房区,四人一人一个方向,卡着毒圈等着收快递。

    祁醉守二楼,他开镜看了一会儿,余光扫到Youth站在他身后。

    于炀的游戏角色犹豫了下,慢慢的走到祁醉身边,在祁醉脚下放了一个医疗箱。

    医疗箱,游戏里唯一可以一次性将角色血量回满百分之一百的药品,算是比较稀有的消耗品。

    一年前,于炀也是这样,把主办方每天给他的冰淇淋送给自己。

    祁醉其实并没多喜欢吃冰淇淋,哈根达斯这种东西对他来说也不稀罕。

    但他知道,于炀是喜欢的。

    于炀觉得好,才会留给自己。

    祁醉轻吁了一口气,开麦:“你不要?”

    于炀并不知道祁醉开着直播,他似是怕那两个路人队友听见,低声快速道:“你用。”

    说罢于炀又放下两瓶止疼药,然后快速转身下楼,继续去卡分配给他的方向了。

    祁醉心里五味杂陈,没再瞎撩,于炀也没再开麦,有他俩在,这局游戏不出意外的吃了鸡。

    德国小哥恋恋不舍,不忘道:“Sehr glücklich, Sie zu treffen!(能遇见你们,太开心了!)

    祁醉莞尔,退游戏前真心实意道:“China und Deutschland Freundschaft für immer。”(中德友谊长存。)

    因为是随机组排,退出游戏后,待机界面上只有祁醉一个人。

    直播助手里,祁醉直播间的弹幕疯狂刷屏,祁醉没看,自己盯着游戏角色出了一会儿神,淡淡道:“今天就播到这儿吧,大家晚安。”

    说罢关了直播,摘了耳机。

    一楼训练室,于炀也出了半天神,直到他心跳终于正常了些,才犹豫再三,打开游戏,输入祁醉的id,发了一个好友请求。

    于炀等了快半个小时,祁醉一直没回复。

    于炀揉了揉脸,回忆刚才这一局游戏的细节,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傻逼透了,脑子稍微正常点儿的人,肯定觉得自己是处心积虑的来示好的。

    祁醉没当面嘲自己,大概也是因为有路人认出自己来了。

    祁醉还是绅士的……没当着那两个路人太难堪。

    设身处地的想,祁醉能不整自己就算好的了,现在恨不得跟自己划清界限才好,大概是……不屑于讥讽了。

    于炀心烦意乱,摘了耳机起身,准备去洗一把脸。

    于炀出了一楼训练室,脚步一顿。

    夜半,一楼走廊里空荡荡的,只开着几盏射灯,走廊另一头,身材高挑的祁醉披着队服倚在墙壁上,手里拿着一管烫伤膏。

    祁醉看着于炀,语气淡然:“手疼不疼?”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